高级裁判所在行使内政部长赋予的酌情权时犯了错

作者: 移民 律师
发布日期: 12 Jul 2018

在最近的内政部长诉Macastena [2018] EWCA Civ 1558一案中,上诉法院认为,与欧洲经济区国民持久的关系的时间不能加在随后作为同一个欧洲经济区国民的配偶申请永居所需的时间,除非内政部长承认外延家属的身份,并根据2006年移民(欧洲经济区)条例(2006年条例)向此居民发放了居留卡此外。法院同时还认为,如果内政部长起初没有行使自己的酌情权,初级裁判所(FTT)或高级裁判所(UT)也都无法行使内政部长授予的酌情权,或者假设内政部长已经行使了酌处权。

该案件涉及一名外国罪犯,他寻求被视为已获得永居的身份,因为这样他将受制于不同的驱逐出境制度。欧洲经济区国民,取决于他们是否拥有永久居留权,受制于不同的驱逐出境制度。那些没有永久居留权的人可以根据公共政策或公共安全的原因被驱逐出境,而对于那些有永久居留权的人来说,在驱逐出境的决定被做出之前,他们则必须要通过更严格的公共政策或公共安全的理由被进行检验。

任何以公共政策或公共安全为由实施的驱逐出境的决定必须以个人的行为为依据。当事人先前有被定罪的事实本身并不给予足够的理由他可以被驱逐出境。当事人必须对社会的一个基本利益表现出足够严重的威胁,其中可能包括暴力犯罪的威胁。必须考虑的其他因素,例如犯罪的性质,该人对社会构成危险的程度,以及在英国生活的时间长短及合法性。这一清单并非详尽。

以严重的公共政策和公共安全为依据的门槛则更高。在Straszewski诉SSHD [2015] EWCA Civ 1245的案件中,法院没有提供指导,因为任何以严肃的公共政策为理由做出驱逐出境的决定通常都涉及审查案件的相关事实以及自由流通指令(2004/38 / EC)中提到的事项。内政部长必须在自由流动权利的背景下诠释法规,并且必须严格诠释任何减损。即使在严重的公共安全理由下驱逐出境表面上是合理的,决策者也必须考虑是否有可能发生类似的违法行为。

被告人在发生了导致另一方受伤的道路暴乱事件之前根据与一名欧洲经济区国民结婚已经被准予了5年期限的欧洲经济区家庭许可。被告被定罪并判处2年徒刑,导致内政部长要求将其驱逐出境。由于被告在监狱中的时间中断了获得永久居留权所需的连续居居留期限,在他开始服刑期间他离完整的所需的5年少了5天。

这意味着内政部长可以就公共政策或公共安全执行不太严格的测试以实现他的驱逐出境。在试图避免对他的情况采取不太严格的测试时,被告人争论说,在他与欧洲经济区国民结婚之前,他与她保持着持久的伴侣关系,因此他可以根据2006年条例的含义被归类为"外延家庭成员"。尽管被告人非法进入英国,并且没有正式向内政部长申请承认持久的关系,但被告人认为情况确实如此。他争辩称,5年的合法居住是使他能获得永久居留权的基础,因此,应该用更严格的公共政策或公共安全理由来检验他的案件。

内政部长不同意他的观点,争论说和完整的家庭成员不同,外延家庭成员只有被授予的资格,而没有权利(完整的家庭成员拥有的权利),来要求内政部长行使其自由酌情权,而且内政部长在行使酌情权和发行永居卡之前必须"对该申请人的个人情况进行综合的审查"。

高级裁判所同意了初级裁判所的决定,裁定反对内政部长,并认为初级裁判所在行使内政部长赋予他的酌情权上是正确的(如果内政部长没有行使),同时内政部长也可以被视为消极地行使了对被告的酌情决定权,因为当他申请居留许可时,内政大臣可以获得被告人的持久关系的证据,但她当时并未考虑。

上诉法院准予了内政部长的上诉,认为如果被告根据和欧洲经济区国民的持久关系申请并获得了居留卡,那么维持的持久的伴侣关系的时间也可以被计入获得永久居留权所需的整个资格期离。然而,被告人从未提出过该申请,虽然在发给他配偶居留卡之前,内政部长根据其他原因已经了解他和欧洲经济区国民的关系,但仅仅是意识到任何可能的持久关系不足以满足"对申请人的个人情况进行综合审查"的要求。

法院认为,高级裁判所的举动是错误的,并且内政部长没有义务考虑被告在他的持久的伴侣关系期间可以申请居留卡的事实,以致对他的被赋予的资格进行广泛的审查,然后可能会向他发放居留卡。在两个适用的法规中使用现在进行时的时态意味着外延家庭成员的身份没有追溯权。

最后,法院裁定,如果内政部长没有被要求行使酌情权,裁判所则没有权利行使相关欧洲经济区条例赋予内政部长的酌情权。此外,裁判所无权假设酌情权已被隐含地行使,然后将酌情决定权视为已经被错误地行使。如果内政部长在法律中犯了任何错误,裁判所可以将案件转发以求重新判决。但是,如果内政部长开始没有行使酌情决定权,裁判所不能自行行使酌情决定权。

虽然在成为该欧洲经济区国民的配偶之前与欧洲经济区国民维持的持久关系的时间可能会计入获得永久居留所需的总时间,但当事人必须提出相关申请以使内政部长能够审查情况并相应地行使自己的判断。如果开始没有要求内政部长行使酌情决定权,裁判所则不会根据相关规定行使内政部长赋予自己的酌情决定权。

佳森律师事务所在处理各种欧盟法相关的申请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如果您需要帮助或希望获得更多信息,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本博客中的信息仅为一般信息,并不全面或旨在提供任何法律意。尽管我会尽所能地确保提供的信息和法律在博客布之日是最新的内容,但应该强调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并不一定反映当今行适用的法律。佳森律对访问或依本博客中包含的信息可能引致的失不负责任。如果您希望就当今适用的法律求法律建随时与我们联系。佳森律师事务所会在与客户签议后提供法律意见。

©版权所有 -佳森律师事务所 2018

此博客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