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一位家长可否以投资移民的身份单独携子女来英生活? 

英国投资移民签证可以说是目前有移民英国想法的中国家庭的首选,它没有英语语言要求,又可以全家移民(子女16岁以下),小朋友可以从小就接受传统的英国教育。 

但由于一些原因,比如照顾国内的生意,为整个家庭提供经济来源等等,通常最初是由一位家长携子女先行迁入。另一位家长等生意稳定,时机成熟后,再与他们在英国团聚。这位先行迁入的家长可以是以下任一情况:

  • 唯一的家长;或
  • 唯一拥有子女抚养权的家长;或
  • 基于严重且不可抗的家庭原因或者其它考虑,不得不在英国居住的家长。

如果家长由于工作关系不能照顾子女,这通常被视为"不合理除外责任"。2008年初,驻莫斯科英国大使馆的入境处官员开始拒绝希望以抚养者的身份陪同母亲来英的子女的申请,理由是因为他们的父亲选择留在俄罗斯继续经营家族生意,这让人非常惊讶。英国大使馆对"不合理除外责任"的理解为家长必须处于特殊情况,例如父亲由于身体或精神问题而无力照顾子女等。这种狭隘的理解导致申请人的签证被最初拒绝,原因是大使馆认为父亲可以放弃工作并居住在英国照顾子女。

事实上,除了全家移民英国的案例以外,这种政策的突变导致了《移民法》在规范移民的方式上被错误地理解。佳森律师事务所被委派对此案入境移民官员的裁决进行上诉,鉴于这是第一次对《移民法》第4-7部分的"不合理除外责任"条款提出的诉讼,本所申请了一位高级移民法官进行裁决。

高级移民法官麦可批准了上诉,声称"佳森先生(佳森律师事务所的主合伙人)拥有多年为高净资产个人处理移民事务的经验,其中包括子女与其一位家人在英国相聚(本案中为母亲),而另一位家长因为工作关系留在海外的申请",而这已经清楚地证明了"根据《移民法》243条规定,对英国境内或海外投资者移民的子女准予入境许可或居留英国签证是经常出现的案例。" 

麦可法官同意新的诠释过于狭隘,指出"对语言的特殊理解不能决定不合理除外责任的内涵",而且有身体不便或精神障碍的父(母)应该被理解为一个个案,并且不是只有这一种情况属于不合理除外责任。法官同时也表示,此案中申请人父亲留在俄罗斯工作不是为了图求方便,他的家族生意恰恰是使"他的太太成为一名投资者移民并让他的子女在英国接受私立教育"成为可能的原因。

尤其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在投资者个案中应用如此狭隘的理解还可能会"违背公众的利益",因为它可能会影响投资者移民英国的决定。

最后,麦可法官裁决子女以学生身份留英的事实与他们以母亲的受顾者身份留英并无冲突,法官承认这样的移民身份"也许更安全"并为他们提供了"更快获得永居的途径"。

此案例的成功对很多希望在英国抚养子女,但未能同行来英的家长来说是一个宽慰。它也证明了大使馆,领事馆,内政部以及外交和联邦事务部都不能肆意改变对英国移民政策的诠释。

至此之后,我们还打赢了很多此类投资移民案件的上诉。